心怀希望就永远有希望      –献给我的朋友们,谨以此文记录我闲散的日子

2012-01-19 15:52

今天是沉重的一天,我虽然在乎钱有多少,但我更在乎我所处的社会学环境,良好的实践建立在快乐的基础上,领导之所以为领导是因为他能看得出我的闷闷不乐,其实,我没跟领导说实话,只是提出了一些很实用的软工实践,其实真正的原因是1个闷闷不乐的人和1个将要闷闷不乐的人,相顾无言,所以就传染了,然后,这种态势蔓延开来…后果是毁灭性的。以前想着别人的谈话会有一丝妒意,下午的我不禁释怀,同时也为我的挚友拥有我这样的一个能倾诉的对象感到无比高兴,同时,我只能在这里轻轻地对自己说:“我所能做的是.只能默默看着你被卖”。

2012-01-18 09:42

又是一天新的开始,突然发现被遗忘的kidd也奋战在生产的第一线,龟选择直飞厦门,因为天气误点。

2012-01-16 20:46

Desmond说,你这个状态果断走啦,想想真的非常舍不得,这样我的生产率不足以支撑投资在我身上的资金,后果只能是浪费时间,correct,关机,看书。

2012-01-16 08:56

嘿,发现4天没在这里写写了。今天做实施的回来得差不多了,不过公司的位置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紧缺,不过,人一多网络就开始不稳定了,同时我发现原来我有个毛病,就是知道什么会点破。but now , I won’t.

2012-01-12 09:09

昨晚Desmond和我谈了1个多小时,所不同的是我们所处的位置不同,尽管从场景的角度上来求同存异还有许多共同之处,但也有很多异处。我所做的仅仅是将jessie的解决方案进行了微量加工并直接提供给他,并且告诫他要正确领会真正的“企图”,有时候前后是不一致的,线很脆弱,即使是钢丝,不想让其断,只能维系,友情是相辅相成的,不是单方面的,成长过寂寞期,就会更理性看待问题,不过有时候理性过头带来的是无尽唏嘘,9点9分,不错。

2012-01-10 18:38

今天破例还在办公桌前,每天在快乐与悲伤之间轮回,嗯,突然发现某人的音乐还是非常不错的,我已经戒掉上班听歌的习惯了,毕竟,这个习惯容易让idea流逝。今天又有种感觉,旁边的我是一个多余,哈哈,假如真的有机会,真得得走了,感觉确实很压抑、很压抑、很压抑,很多话已经没有回复,看来前辈还是蛮有头脑的,我只是步上他们的老路而已。我努力寻找能展现我飞扬的心的捷径,似乎这是妄想。今天将心比心,终于知道要抽空关心一下我那些真正的朋友了,这和煲耳机不同,升华的曲线是无尽上升的,直到我离开人世的那一刻。于是就帮sunshine修复了一下拖了很久的blog,并打算所有都托管到稳定的机器上。有时候机会看得见,摸得着,我并不想抓,可是伤不起的灵魂不会给我放弃的机会,现在不会,以后不会,不知外面的世界会不会提供给我这个机会呢?

2012-01-09 22:26

其实冯哥在小志走后就完全可以要我,这个相信是繁重的工作背后暴露出的不足,也算我不够被人了解,距离福州7小时的只有上海,难道我要去?寻找一个亲密的朋友已经很困难,何况我还奢望几个,幼稚的我的想法有时真是天方夜谭啊。现代人孤独为了什么,钱?年末,CSDN上充斥各种离职建议。有时候,人渴望得到的是待遇之外的东西,假如曾经相濡以沫的朋友如今只能相忘于江湖,我在这里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CSDN上的过客都明白,李开复只能高高在上,只能算是这个时代运作的产物,和国外的一些大师可以形成很鲜明的对比。我只想在自己的Blog里留下自己的足迹。

2012-01-05 10:21

第一次在公司感到很闲,闲得发慌,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在冲击着我。

2012-01-04 22:55

晚上去看达子了,一起回忆了大学的欢乐时光,虽然想起来有些怅然,但毕竟我们都是不断长大的,谁也没办法永远年轻,小毛、CDY努力践行自己的理想,如今的我又何尝不想,原来当年的屎哥是那么羞涩,阿逼是那么的疯,还有那和屎哥一起的烂漫鬼,这些鲜为人知的事均被我一一错过,听起来虽然有些未曾亲见的可惜,但依旧那么快乐,3天的假期和1个晚上的欢乐时光,使我更加回味Student时代的记忆,那段曾被压力掩盖下的passion time。我不必怀旧,只需珍惜现在与将来。

2012-01-04 16:55

今天聊着聊着拉黑了,真的很没意思,在我的字典里朋友的定义不是只有找你办事的时候才想起你。我在3号接受了Desmond的advise,让海浪将坑洼的沙滩抹平,我还是依然以前的我,只是懂得该怎么做。但我依然幼稚,幼稚到幻想人之间可以没有隔阂,我知道桌面上的Soli Deo gloria.txt已到删除的时候了,不过我更想丢到Blog的加密库里。Blog之情大凡跟微博不同,Blog不会因为Time Line的流逝而显得黯淡。Programmer都有一颗过于乐观的心,但无情的生活和冷漠的社会学问题不断侵蚀这这颗充满激情与幼稚还有理想的可以塑造的火山岩。突然想起豆瓣上说的,我必须学会孤独